汽车配件网

当前位置:首页
>>
>>
正文

发生贸易摩擦说明我们获得了发展

身为欧盟在华的最高级别官员,欧洲委员会驻华代表团团长赛日·安博大使最近刚刚结束休假,从欧盟总部布鲁塞尔回到北京。他有没有带回关于中国和欧盟关系的最新消息?欧盟方面如何理解2006年中欧关系发展的重点?欧盟如何评价中国的“十一五”规划?如何看待最近频频发生的中欧贸易争端?在“中国市场经济地位”问题上有什么新说法?针对这一系列问题,4月3日,安博大使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。

意识到问题很重要,真正解决问题才有实际意义

记者:您刚从布鲁塞尔回来,是否带回一些关于中国和欧盟关系的最新消息?您如何评价中欧关系的现状?

大使:我认为,中国和欧盟目前的关系相当不错。中国改革开放20多年来,各方面都取得了大发展。中国为世界减少了3亿贫困人口,GDP增长近年来更是达到每年约0%。在过去20多年中,欧盟一直是中国可信赖的伙伴。如果把中国的经济发展比作一枚需要贸易、投资、科技这3个引擎来助推的火箭,那么,欧盟则扮演了“为每个引擎增加推动力”的角色。因为首先,欧盟是中国第一大出口市场,我们的贸易关系获得了空前发展。第二,欧盟多年来为中国提供了大量的外国投资。第三,欧盟与中国进行了很多科技合作,比如伽利略计划、核能计划以及其他的电子技术项目,等等。

我从欧盟回来后的感觉是,中欧伙伴关系现在已经发展得“更为成熟”。20年前我们双方确立的目标,现在大都已经实现。在2006年,我们应在更广泛的领域确立新的目标。中国和欧盟都很强大,对很多世界事务,不可能视而不见。因此,欧盟认为,双方应考虑进一步携手合作,参与更多的国际事务并承担对世界共同的责任,比如在能源、环境、反恐等领域。

记者:在政治领域,双方目前在哪些问题上观点相近,在哪些问题上仍存在分歧?

大使: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发展模式,这是主权范围内的事,欧盟尊重中国选择的发展模式。中欧在很多国际事务上都有相近的观点,比如在联合国问题上、在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则上、以及在很多国际会议上的表态等。

至于分歧,我想强调,我认为中国和欧盟之间没有大的、基本的分歧。但是在很多具体问题上,因为我们各有各的出发点、角度和利益,所以会持有不同的立场,这是很自然、很正常的事情。

记者:对于中国政府不久前制定的“十一五”规划,欧盟方面如何评价?

大使:我认为这一规划是一项很积极的措施,因为其中提到的问题都是中国最应优先解决的问题。尤其是农民问题。他们为国家的发展作出了很大贡献,值得政府去重点关注。对当今的中国而言,缩小贫富差距、加强社会公平、增加普通人的受教育机会和消费机会,是亟待解决的问题。只有让更多的人分享到改革开放带来的好处,中国才会有更稳固、更长久的发展。

关于能源和环境问题,我也赞成中国将其放在优先发展的位置上。在今天的全球气候条件下,一个政府制定的政治措施,必须更有利于提高能源使用率、低资源消耗、减少全球范围内的环境污染。否则,经济发展就会付出沉重代价。

我想特别对中国领导层说的是,政治智慧、执政知识非常重要。意识到一个问题很重要,但这只是个开始;真正解决这个问题,才有实际意义。这就需要领导层懂得通过政治决策,把愿望变为看得见的现实。

欧盟已经发展了25年,也曾面临过与今天中国所面临的同样的问题,因此有一些自己的切身经验可以和中国分享。举例说,爱尔兰在刚入欧盟的北京市中医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时候非常贫穷,经过这些年的发展,现在的爱尔兰人均收入甚至超过英国,这是几个世纪以来都难以想像的。再如,刚刚入盟的0个新成员中,一些成员的经济增长速度已经超过法国。我想,这些都得益于欧盟的地区平衡发展政策。因此,如果中国能制定并切实执行一个“健康”的地区发展政策,那么中国的“西部、中部大大落后于东部的现状”就会一点点改善,最终甚至会超过东部,这并非不可能。

发生摩擦恰恰说明我们都获得了发展

记者:近一段时间,欧盟和中国频频发生贸易摩擦,先是关于鞋,现在又是关于彩电。您认为,发生这些摩擦的深层原因是什么?

大使:我们不应把这看成是“冲突”,我们只是存在一些需要共同努力来解决的现实问题。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,就不会有任何摩擦。有摩擦,恰恰说明我们都获得了发展。2005年,中欧贸易额首次突破了2000亿美元,欧盟连续第二年成为中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。根据我们的统计,中国对欧盟出口额达800亿美元,欧盟对中国出口额达600亿美元。有时一方必须要考虑自己具体的利益,但双方也有共同的利益所在。发生纠纷的中国鞋和彩电,只占中国武汉专业癫痫医院在哪里对欧盟出口的一小部分,绝大部分中欧贸易还在一如既往地进行着。

我想强调,这些贸易争端只是“正常生活的一部分”,没什么可大呼小叫的。随着中国出口额的增加,随着更多的中国企业走出国门,这种正常的争端还可能会继续出现。大家现在都在WTO框架内,都可以运用WTO规则,中国的企业如果认为有必要,也可按照程序状告欧盟的企业。

开放市场比人民币升值更为迫切

记者:美国一直把大额贸易逆差归咎于中国的汇率问题。您认为,如果中国果真大幅升值人民币,美国的贸易逆差问题是否就能解决?

大使:的确,欧盟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在2005年超过000亿欧元,用美元计算大约是200亿美元,而美国对华贸易逆差达到了2000亿美元。但我想说,我们不能指望一两个原因就能解释整个问题,造成这一结果有多方面的原因。我们不应指责中国出口了这么多的产品,因为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,中国出口其商品是一件很正常的事。所以,不该有“害怕中国出口迅速增长”的思维。

但另一方面,中国也应为包括欧盟企业在内的外国企业开放更多、更自由的市场,这既包括商品市场,也包括其他领域的市场,如银行业、保险业、建筑业等等。因为“开放市场”本身就是缓解贸易逆差的一个重要解决渠道。而且我们认为,“开放市场”比“人民币升值”更迫切、更应被优先考虑。

记者:有人说,欧盟之所以频频对中国动用反倾销大棒,一个关键原因就是:中国没有获得“完全市场经济”地位的认可。您认为,中国到底要达到怎样的标准,才会获得欧盟对这一地位的认可?

大使:毫无疑问,获得“完全市场经济”地位是相当重要的一件事。但现在中国的市场竞争程度还远远不够,一些立法,如会计法、破产法,也都亟待完善。现在,很多中国的企业没有正规的账目,因此,在反倾销调查中,他们就无法证明自己到底是否在倾销。还有一些中国企业向银行贷款不还,但仍有其他银行继续给它贷款。而在“完全市场经济”中,如果企业贷款不还,是应该破产的。

欧盟希望中国的立法机构能够表现出一定的努力姿态,制定或修改相当数量的法规,来保障欧盟企业与中国企业之间的竞争是公平的。当然,欧盟不指望这些变化一天就实现,因为欧盟在这一点上也经历了很长的时间。不过,中国要展现出“正在发展”的标志和证据。

因此,目前对中国而言,最重要的一点就是:证明自己“正在向着真正的市场经济前进”。中国和欧盟的高层已经成立了一个专门磋商这一问题的工作小组。欧盟认为,在解决这一问题上,政治远见和政治高层的参与会比单纯从技术层面谈,更有效果。

记者:中国目前正在制定“国家知识产权战略”,欧盟是否愿意在此问题上与中国政府多沟通、合作,而不仅仅是施压?

大使:关于这个问题,我们一天一夜也谈不完。长话短说,两点西安如何选择治疗癫痫病医院最重要。

首先,知识产权的影响遍及生活各个角落。中国的很多商品,包括药品、儿童玩具、飞机零件,现在都出现了伪造品,这是很严重、很致命的现状。我打个比方,如果有人偷了你的包,那他的行为就属于“犯罪”;而如果有人偷了你的思想,却什么责任也不承担,这肯定不对,有失公平。今后,随着欧盟与中国的技术合作越来越多,我们将面临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也必将越来越绕不开、逃不过。

第二,中国在加入WTO以后,有关保护知识产权的立法做得很好,关键问题是执行、实施得不好。我们不指望中国在年或5年内就取得翻天覆地的进步,因为这需要时间,但中国必须向世界展示出“我们正在逐渐地、一点点地改进”,而且这种循序渐进的改变要能看得见效果。对中国的“国家知识产权战略”,我们愿意与中国合作,同时希望它能取得立竿见影的真正效果。

中国青年报